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好戏|这个贺岁档能出几部10亿+?

时间:02-02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6

好戏|这个贺岁档能出几部10亿+?

关爱芸芸众生的电影,是永远能得到芸芸众生买单的。撰稿|不小可 王紫茵距离2024年的大年初一尚有十天之际,贺岁档终于有十部影片基本定档。十片竞逐,看起来还是和往年一样热闹,在数量上还有过之无不及——但翻翻专业票房预测数据,你会发现一个不一样的贺岁档——“想看人数”最多的只有50多万,票房预测超过10亿元的只有区区两三部。对普通电影来说这些票房并不算少,但对于贺岁档来说,尤其是和2023年的“最强贺岁档”相比,还是少了些。人们不禁要问:今年的贺岁档,会遇冷吗?十片竞逐,多半很二?先来看看今年贺岁档到底有哪十部电影公映——《热辣滚烫》(贾玲导演)、《射雕英雄传:侠之大者》(徐克导演)、《志愿军:雄兵出击2》(陈凯歌导演)、《第二十条》(张艺谋导演)、《飞驰人生2》(韩寒导演)、《我们一起摇太阳》(韩延导演)、《红毯先生》(宁浩导演)、《传说》(又名《神话2》,唐季礼导演),还有两部动画片《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守护》和《熊出没·逆转时空》。上图:《我们一起摇太阳》是韩延“生命三部曲”的终章。光看名字就知道起码一半是续集——《志愿军2》《飞驰人生2》《神话2》《喜羊羊9》《熊出没10》——后面两部动画片不去说它,考虑到儿童观众的刚需,羊羊和熊熊早就是贺岁档的老演员了。《志愿军》系列本就计划拍三部曲,这样的主旋律大制作,通常不在国庆档就在贺岁档,本属意料之中。而《飞驰人生2》延续了2019年贺岁档的《飞驰人生》,讲述赛车手张驰的儿子张飞,继承了父亲的赛车梦想,继续冒险挑战。尽管前作上映时被指抄袭杜琪峰《阿郎的故事》,之前韩寒导演的《乘风破浪》又被指抄袭陈可辛《新难兄难弟》,但两片票房成绩都不俗,有续集也在意料之中。同样属于“三部曲”的还有《我们一起摇太阳》:导演韩延近年来以拍摄“临终关怀”电影而知名——继《滚蛋吧!肿瘤君》《送你一朵小红花》之后,《我们一起摇太阳》继续关注重病患者群体,属于韩延“生命三部曲”的终章。电影里,“没头脑”(彭昱畅饰)遇上“不高兴”(李庚希饰),两个身患重症的年轻人因为“生命接力”的约定,踏上了一段治愈之旅。除了这些确定无疑的“续作”,贺岁档的其他影片还各有各的“二”——张艺谋导演的《第二十条》改编自日本小说《正当防卫》,讲述两位检察官调查一起正当防卫案件时,发现背后的“惊天秘密”。考虑到《满江红》和《坚如磐石》评分平平,张导一年拍三片,追逐商业类型片的步子太猛,也许会令观众望而却步。而贾玲导演的《热辣滚烫》,翻拍自日本电影《百元之恋》,讲述超重女拳击手挑战自我的故事。都有原版可依,算是一种“二”。上图:龙年贺岁档电影有一半是续集。接下来,如果你承认“重复”也是一种“二”,那么徐克执导的金庸武侠电影《射雕》、刘德华主演的娱乐圈八卦秘闻合集《红毯先生》,看起来也很容易令人联想到徐克执导的金庸电影《笑傲江湖》,刘青云主演的娱乐圈八卦合集《我要成名》……这么一划拉,十部贺岁片,十部都“二”了。为什么贺岁档会出现这么多续作与重复?其实也很好理解——年度最热门的电影档期,虽说是兵家必争之地,其实一般体量的电影反而不太敢上,怕成为炮灰。真正敢伸手领一张入场券的,通常不是大制作就是有大明星,志在必得,票房预期剑指10亿+——从这个层面上说,贺岁档的电影,与其说是艺术作品,倒更接近一种理财产品,求稳求妥才能提高票房“宝大祥”的概率,而这也导致贺岁档很少出现“黑马”(反而暑期档容易杀出),看起来难免显得单调了些。冯氏喜剧,不好使了?有一些不太自信能在贺岁档“厮杀”的电影,早就提前在跨年档或称元旦档,悄悄上映了。其中就包括冯小刚导演的喜剧续作《非诚勿扰3》:目前已经上映了30天,票房还没过1亿元。曾几何时,冯小刚可是贺岁档的主力军——从1997年春节开始,《甲方乙方》《不见不散》《没完没了》成为冯氏喜剧的招牌,也成为贺岁档的常客。2008年《非诚勿扰》第一部上映的时候,票房也曾不俗。但毕竟16年过去了,16年前的爱情观都快被眼下的“拒绝恋爱脑”全方位击败,可是冯小刚导演居然还想重复一段金主爸爸(秦奋)和美女空姐(笑笑)的爱情故事……更何况眼下的秦奋(葛优饰)已经67岁,笑笑(舒淇饰)也已经48岁,演员都是好演员,可谁要看中老年人用十几年前的爱情观谈纯纯的恋爱呢?《非诚勿扰3》上映时大力宣传的“多巴胺色彩”,像老年人非要穿五颜六色的衣服,只会显得电影的“老人气”更重。而影片硬拗了一个“人工智能人”笑笑,也像搞不懂高科技的人硬要拽几句AI来向时代靠拢,努力的痕迹越重,越显得大势已去——不得不承认,属于冯小刚的时代是过去了。二女争抢一夫的男权幻想也在破灭之中——当下的流行趋势可是《繁花》里虹口汪明珠小姐的口号:“我要做自己的码头!”虽然说身在精英阶层的人,对普通老百姓生活是比较难有想象力,还是希望导演真要拍新作的话,也能先出来看一眼这个新世界。其实从前的冯氏喜剧好看,不仅好看在“贫”,在“逗”,还有不少对权威的戏仿与颠覆在其中,正是这些映照出了对小人物生存的关怀,才让人对那句“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念念不忘。上图:喜剧片仍然是票房青睐的类型。而今这一点其实依然是卖座的——和《非诚勿扰3》同在跨年档的另一部喜剧《年会不能停!》恰恰是一个证明:充满了对权威的戏仿和颠覆,反倒有那么一点从前冯氏喜剧的味道,而它最终成为了跨年档的票房冠军,上映一个月,票房破10亿元。初看这个片名,还以为是一个讲“打工人如何在年会上还要出尽百宝讨好领导”的喜(悲)剧,结果没想到它居然是个时下难得一见的职场讽喻片——光鲜有序的大集团里,一边推行大刀阔斧裁员50%的“裁员广进”计划断人生计,一边耗资6000万元歌舞升平的奢华年会却不能停。当年冯小刚的《甲方乙方》里有下岗工人再就业,如今这部《年会不能停!》里就有编外员工再入编——大鹏饰演的“壮”(谐音梗,他的英文名叫John),原本是小工厂里的钳工,正要被集团“优化”掉,却阴差阳错接替了行贿换“金领”的同事的班,被调进了总部大集团做HR,在张冠李戴的错位中目睹了“大厂”严密秩序背后的种种荒诞。看这部喜剧片的时候,你能联想到很多脍炙人口的讽刺相声小品,比如马季的《五官争宠》,比如冯巩的《小偷公司》,比如黄宏的《打扑克》,尤其是相声大师刘宝瑞的《连升三级》——“壮”和《连升三级》里的“张好古”一样,青云直上,在大厂里从K5一路升到K8,三级都不止。导演董润年是天津人,因此本片也带上了天津人独有的幽默感,用喜剧的眼光去看待周边的糟心事,在自嘲中化解了种种尴尬。这样的职场展现,不仅接上了相声小品曾经的讽喻传统,再往上也接上了章回小说里的讽刺传统,与《官场现形记》,也与果戈里的《钦差大臣》遥相呼应,可以说是个非常出色的剧本了(当然如果能把“开塞露”这样偶发的“屎尿屁”去去干净就更好了)。最后“年会”终于登场,也不是想象中群魔乱舞的年会,白客那段为打工人抱不平的“rap”直接唱到了观众的心巴上,让人联想起很多年前歌神许冠杰的《半斤八两》,“我哋呢班打工仔……”现在对一部职场题材影视剧最高的评价就是“主创好像是上过班的”,确实《年会不能停!》的导演董润年花费了很多时间采访过各路打工仔,编剧应萝佳也上过20年班,主演白客还被评价为“身上的班味好重”。有豆瓣网友戏仿片中精华台词作了这样的总结:“董润年对齐了龙标颗粒度,打通了职场底层逻辑,在嬉笑怒骂之中完成了类型片的精准把控,形成一闹二笑三口号的形式组合拳,直击打工人的情绪痛点,最终打磨成耐人寻味的时代影像闭环。”关爱芸芸众生的电影,是永远能得到芸芸众生买单的。随着口碑发酵,《年会不能停!》的票房也呈现出长尾效应,在上映一个月后依然有较高的排片率和票房产出。作为看客我只能说,这钱该人家赚。前方拥堵,寒流将至?今年的跨年档挺拥挤,有媒体统计,假如从去年11月底开始计算,到今年1月底,先后已有70多部影片上映。但相比数量,票房似乎并不如人意——《年会不能停!》《一闪一闪亮星星》《三大队》是少有的赢家,可炮灰却不少。有的炮灰可能属于决策失误,比如张超理执导、陈都灵、李程彬领衔主演的电影版《花千骨》,1月20日公映,一周后票房仅仅500多万元,豆瓣评分3.8。除了吐槽片子拍得不行,观众认为电影最大的槽点还在于“翻拍电视剧到底有什么意思,剧情都看过一遍了。为什么还要花钱去再看一遍”。当年剧版《花千骨》是爆品,让女主赵丽颖火出圈,但这不代表时隔9年后的电影版还能再收割一波回忆杀。就像2018年《爱情公寓》的电影版碰瓷《盗墓笔记》也没用,都是惨败。还有的炮灰可能属于本身比较小众,比如纪录片——1月13日,一部特殊的纪录电影《烟火人间》上映,这是一部由509位普通人“共同主演”的电影,全片800多段原始影像素材,都来自某短视频平台。原本是“竖屏”拍摄的微短视频,被集合到大银幕以“横屏”形式播放,“横竖都是电影”,但观众有自己的疑惑:“为什么要在电影院里刷短视频?”我想了想,在家里刷短视频和在电影院刷短视频最大的区别可能是:在家里你刷到的所有“推荐”,都是基于你以往刷刷轨迹的定向推送,“信息茧房”决定了你看不到更多内容,而这些正是纪录片想要呈现的。就像戴锦华说的:“不是说《烟火人间》是一部多么了不起的作品,但它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实验。”当然,是实验,就意味着票房风险,《烟火人间》的票房仅仅58万元。实验有风险,重复同样风险很大。曾经叱咤风云的港片,就是在不断重复自己的老路上,逐渐走进了死胡同。根据娱理工作室的统计数据,“2018年到2021年,这四年的头部港片票房稳定在13亿元左右,到2022年降到7亿元,再到2023年变为不足5亿元。头部港片在内地市场票房大缩水近10个亿,已经跌回十年前的水平。”今年跨年档最头部的港片应该是《金手指》,有《无间道》的导演庄文强,有两位影帝梁朝伟+刘德华“双雄”争霸,结果却是“无效双雄”,票房仅5亿元,低于预期。考虑到制作成本据说就有3.5亿元,还亏了不少。再看2023年以来的港片成绩单,更可用“落花流水”来形容——一年多里,大部分都是“你看起来好像在哪里见过”的犯罪片——《困兽》《风再起时》《暗杀风暴》《爆裂点》《扫毒3》《潜行》《临时劫案》……主演是郭富城、张家辉、林家栋、吴镇宇、方中信……这些老面孔好像放在这里也行,放在那里也一样,到头来都说不清究竟是谁演了哪部电影。票房最低的《困兽》只有2000多万元,还不如TVB年度大剧《新闻女王》有人气。照这个趋势看,贺岁档同样由刘德华主演的《红毯先生》是令人捏把汗的。尽管海报上打出了“大年初一,红气养人”的口号来造势,但一来港片卖不动,刘德华的票房号召力有限已经被《金手指》和《潜行》证明;二来这个“娱乐圈八卦秘闻集”的设定,早在2006年《我要成名》就拍过了——不能说差,但是也不好,毕竟大银幕上能表现出来的八卦秘闻也只不过是大家早就知道的圈内明暗规则,不能指望更多,说不定还没有公众号敢说。贾玲瘦了,票房爆了?上图:贾玲自导自演的《热辣滚烫》中也有不少练拳击的画面。相形之下,贾玲导演姗姗来迟,却一来就是一个王炸——她执导的贺岁电影《热辣滚烫》虽然官宣定档的时间比较晚,却不亚于向市场投掷了一枚深水炸弹,连片名都透露出火辣杀伐之气。震惊市场的不是电影内容,而是,贾玲减重100斤。前几年流行说女明星们“减掉了一个小学生”,贾玲更狠,她甚至减掉了一个中学生。三年前她以首部导演作品《你好,李焕英》一举收获54亿元票房,成为中国票房最高的女导演,创造了电影神话——其实观众也一直在等待她回归,乐于看到一个新神话的诞生。因此贾玲突然甩出的那篇小作文里,“为了影片角色减重了100斤,练成了拳击手的样子”,可谓敬业与励志并重,踏准在了观众的期待值上(也兑现了她三年前的承诺:“《你好,李焕英》票房超过30亿元的话,我就瘦成一道闪电!”)。她说,《热辣滚烫》内核无关拳击和减肥,而是一部“学会爱自己”的影片。这点我信,因为《热辣滚烫》翻拍自日本电影《百元之恋》——原作上映于2014年,由武正晴导演、安藤樱主演,曾获当年日本电影旬报十佳影片第八名。在原版电影里,安藤樱饰演的女主角“一子”,笨拙,邋遢,家里蹲,日子过得百无聊赖,在一家“百元超市”里当过收银员,有大段练习拳击的剧情,内核同样与“认识自己”“与自己和解”相关。而在《热辣滚烫》里,贾玲饰演的乐莹和雷佳音饰演的拳击教练昊坤,在练习拳击的同时也在尝试与生活“和解”。影片的英文片名“YOLO”,缩写自“You Only Live Once”,你只能活一次。上图:日版《百元之恋》由安藤樱主演。怎样为自己热辣滚烫地活一次?这是电影最大的卖点,毕竟,真诚永不过时。体育题材影片容易出励志爆款,比如从前的《摔跤吧!爸爸》《翻滚吧!阿信》,但原版《百元之恋》其实并不算是体育片,它励志的方式不是那么直截了当的“小白,努力,得冠军”,而是更隐晦也更深埋,是丧到极点后看一切反而顺眼起来的日式励志——不知道翻拍成中式励志后会如何?会不会增加几分票房引爆力?翻拍胜过原版的例子虽然不多,但也并非没有,一切静待十日后的电影院给出回答。世界首富,四天换了一轮未来一个月,对香港挺重要!郑州“全黑”,接下来几天将是“最强雨雪冰冻天气”版权说明新民周刊所有平台稿件, 未经正式授权一律不得转载、出版、改编,或进行与新民周刊版权相关的其他行为,违者必究!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